最言情小说吧
最言情小说吧 > 言情小说 > 相思之外 > 番外篇:情总是悄悄的来

相思之外 番外篇:情总是悄悄的来

作者 : 四方宇
    元宵佳节^,西南的朝岚古洲,不论大小街道的人潮往来都要比平日更多也更喧囔&&^,众人皆为着晚上即将到来的灯会兴奋不已*。

    “品馔轩”二楼有很多用竹帘隔开面对街道的僻静雅座,其中一阁雅座里^,斜阳古城总管言常陵一贯淡漠的面庞,正俯瞰下方街道*&*,像在感受着这份悠闲*,小小的竹帘空间内*,彷佛彻底与外界隔离&,只有他独享的幽静^。

    “哟^*,斜阳古城内最伟大的言大总管^,我不亲自招呼怎么行呢!”一道不请自来的美丽身影掀开竹帘,灿笑盈盈的对上他微微皱起的眉^*。

    向怜怜主动落坐在他的对面*,不意外的看着桌上仅有的“菜色”,一壶酒、两个杯,一碟小吧果&*,她马上捂颊惊呼?*!坝质钦饷雌斗Φ牟松?,怎么配得上言大总管的身分呢*&!”不得了的嚷喊后,赶紧招手唤来跑堂,再送上好菜与好酒*^。

    “向姑娘还是将不客气发挥得这么自得其乐&?!毖猿A昕此蹲匀萌嗽偎徒毯貌擞牒镁?。

    “哎^,品馔轩有言大总管的照顾*,每年大节日总是进我品馔轩的酒&,岂能怠慢,当然要由品馔轩的大小姐我亲自招待^?^!毕蛄Φ靡涣巢永?^,主动替他斟酒,“自然&*,以言大总管的身分^,一定完全不介意多付了这几碟菜钱与酒钱&^?!?br />
    按惯例,她也会将这几碟酒菜钱贵上几倍,毕竟眼前的人可是斜阳古城的第二把交椅,在古洲内^*^,更是呼风唤雨的人物,让他多付些酒菜钱^,小意思。

    朝岚古洲内,谁人不知斜阳古城的大总管言常陵&*,是仅次于城主任灿玥之下的掌权者*,某种程度,巴结他比巴结任灿玥有用&&,因为斜阳古城各种采购、各层武护调度与一城大小琐事,皆由言常陵发落*。当然*,以他在古城的地位*&^*,身家也不同凡响,能够“削”这种人,向怜怜是不会手软的。

    看到他再次蹙起的眉,向怜怜内心更飞扬,啊&^&,她真是享受这种人的困惑,在向怜怜心中^,眼前的家伙和任灿玥是同一种人^,“作威作?^&!钡南?,任何能让他们困扰的事,她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知道他一段时间就会出古城&,替古城物色所需的物资,在古洲内看看各种事物与商家,派人——采买后,就会到品馔轩的二楼雅座内独处片刻^&,向怜怜很清楚他向来爱独处的静^,更爱自己小酌*,破坏这份闲情是她的乐趣了。

    “品馔轩的酒确实不差,哪怕只要对上古城价格就莫名的拉高一倍,我古城也愿收?!毖猿A昊爸杏谢暗溃骸暗⌒?*&,向姑娘的情绪经商法,会替自己招事*,至少&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?&&!?br />
    “哟&^,大总管这是对一介小女子放话吗&&?真叫我……颤抖呀!”她蓄意娇嗔一嚷,眉目却挑得傲然&,压根儿不在乎^。

    向怜怜根本不想和古城打交道^,但古城自愿当冤大头^,她也不会客气的***。

    “只是提醒向姑娘,我言常陵愿意多付出的每一分钱,都是有代价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向怜怜拿得起放得下,敢出手的生意,就付得起这个代价**!焙?^,大不了赔掉一个品馔轩&&,她那暴发户的爹,生意又不止在朝岚古洲&。

    向怜怜拿起桌上另一个绿玉空酒杯^,端详着&,“又是绿玉彩绘杯,又一只……喜鹊&&?!”小小的绿玉杯^,杯身有精致的雕刻*&,透光的杯身彩绘着一只小小鹊鸟,一看就知价值不菲&^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古城大总管,连自备来小酌的酒杯也用这么吓人的*,不过,掉了*,就赐于品馔轩了?!鼻凹富?,他忽然带了充满身价的绿玉彩绘杯来饮酒^,离去时却漏了一个杯未带走,曾几次差人诵知,他却不曾回应或取回的意思^。

    言常陵没说话^,只是支着颅侧,看她相当大方的迳自用那美丽的酒杯斟酒&&,再举筷将桌上她叫进的菜色每盘扫过,完全没想过要招呼他^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^,本姑娘向来不苛待有价值的商品*,大总管既不在乎,本姑娘会善待它的?!奔聊目醋?,以为他在等她开口将遗落的杯子交出,向怜怜挑眉,决定装傻。

    那么名贵的杯子,派人通知都不理,更没开口要索回&,那就成为她纳入待价而沽的收藏品了&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大总管对喜鹊有偏好&?”以前他纯粹只带白玉酒杯&,最近却接连带来绘着喜鹊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万事皆有兆,这不过是一种知会^,希望今年这个兆能提早达成*^?!彼某ぶ父ё抛郎贤囊桓鼍票?*。

    “哟,真深的道理,那就祝大总管早日达成了^?*!北暇鼓昧嗣缶票?,她礼貌性听听*,再随便敷衍&,“大总管每回来我品馔轩总是自备两个酒杯,也不是在等人,可以知道是为何吗?”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起,他到品馔轩总带着两个白玉酒杯,起初以为是在等人*^^,却不曾见过有人来,而且空酒杯总是放在对饮的位置^*,让人以为是在凭吊什么逝去的人*?但他都只替自己斟满酒&,空酒杯始终放在那,最后向怜怜不客气的直接拿来用*^。

    “向姑娘冰雪聪明&,猜不到吗?”他自饮着酒&*,淡然一问*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很能猜到一般人的想法&&,偏偏对斜阳古城的人^,大概等我练成绝世高手^,断一个小孩的脚筋&,再捂着良心蛮横对待每一个帮我的门派,彻底感受自以为是所撑出来的作威作福后^^*,我应该就能猜到大总管的想法^!彼胺?*。

    虽然一切恶行皆是古城城主任灿玥做的,但他这个大帮凶,在向怜怜心中,也把他划为任灿玥那一类的人。

    “想来自己好友的谭遇,让向姑娘决定敌视古城到底了^^!痹∧呤瓯怀侵鞫弦唤沤沤?*,导致从小跛行^&,此事**&,至今犹是很多人心中的痛。

    “本姑娘只知道,恶形恶状&,多行不义*,众人唾弃&、敌视是必然的^&!”她冷嗤。

    “还有,谁跟谁是好友呀?自我作践*&^*,没出息&,别想入本姑娘的眼!”

    “听说她这一年来用尽方法*&,无论是信件或透过人转达&,想求得你谅解^,却不得你的回应?!逼呙怕ブ鞯亩锹叫雒?,却都难消向怜怜的怒火^。

    “谁理她呀!反正她在月泉门当大小姐,逍遥得很^?*!毕蛄凰挡黄?,一说就火气上冲,“现在见到那家伙,我会找人劈她个十段、八段^^?!焙?*!

    知道她气从何来的言常陵只是敛眸一笑&&*,替自己再斟一杯酒,“就因为她隐瞒自己的一切?”

    “她想隐瞒谁都行&,隐瞒我向怜怜就不行*?*^!笔裁垂磺閊、什么姊妹&**,丢水流了,可恶&!

    但最让她气到牙痒痒的是*,明明有这么硬的身世后台*,居然留在古城任人轻贱^&,自虐也别到这种程度^*^。

    “向姑娘一贯刀子嘴^,豆腐心,满腔的古道热肠,和古城未来的城主夫人能如此深交^,也正因为有几分相似的个性吧^?!?br />
    “第一^,不要说得你很了解我,身为小小商人之女&^,我和古城大总管只比点头之交好一点?!卑氲闼浇欢济挥衈,少装熟^,也少用出一副长辈点化的模样&,“第二*,我只知道袁小倪*,不知道什么未来城主夫人*,更不用说*,他们根本还没成婚呢!”

    一年多前^^,袁小倪身分彻底揭穿,不但是云涛剑仙外孙女,还是东方月泉门的大小姐。当时听闻这今人震惊的消息后*&&,向怜怜第一个反应就是怒火滔天,不罗嗦,马上送出绝交信**,不理袁小倪拚命想一见的苦求和信件&。

    之后,袁小倪被带回东方月泉门,据说,沈家长辈不愿仓促嫁女^,再加上多年的分离,希望能让女儿回家相聚,同时由娘家妥善照顾有孕在身的她&,任灿玥完全不想让她离开古城&,在各方长辈劝说下,怕只能勉强答应,先在古城举行大订仪式&^,再尽快商议好大婚日期。

    但*,人一回月泉门,就完全难如任灿玥所望了,因为有个彻底从中作梗的沈云希,一再用尽方法与理由拖延婚期^,导致任灿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都出生了,却还难以名正言顺的带回妻儿&^!

    “这一年,听说古城城主过得很苦闷^,几次敲定的婚约日子都不被对方接受,差点和月泉门开战^,唉哟**,千万别干这种事呀,沈云希的个性,听说来硬的就比你更硬&,小心满盘输呀!”嘴上如此说,内心却只有真爽,坏人自有对头磨&,最好气死任灿王月*^,折磨到他抓狂!

    “你再怎么生小倪的气,她生下龙凤胎时&&,还是派人送礼到月泉门了&&*!毖猿A晟钪煊残娜淼男愿馸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你都知道^,可见袁小倪虽身在月泉门*&,但难逃你家主子严密的监视?!币匀尾荧h的个性^,大概把派在东方月泉门全部的眼线都用上了&^。

    “小姐&,吕良布庄订了上百坛酒*&^*,还连接下来的几个大节庆*,都一次预订好*,吕老爷和吕公子正在另一头厢房用膳^^,还带了西北的绫图*、金雀布料要送给小姐^,老爷请小姐过去一趟?!逼封托乒窭吹街窳蓖?。

    “古洲东郡,经营布缎生意的吕良布庄&*^?*!毖猿A昝寄克颇乓还沙聊?,随又敛目,淡声道:“如此大手笔,向姑娘该移驾,打声招呼了*?!?br />
    “开玩笑&,古城大总管岂能怠慢*,本姑娘决定亲自招待大总管到底?!彼挪还苁裁绰兰腋缸?&*,能打坏他独思**^^、独酌的事,才是她的乐趣。

    “向姑娘的多礼,我该说受宠若惊吗&?”言常陵果然又蹙起双眉,复杂一叹&*^*。

    “小姐不出现^,老爷会责备的?!闭乒裎弈蝆^。

    “好吧^!本小姐就去打声招呼^?!蔽瞬蝗谜乒裎?,向怜怜决定这声招呼是把她家老爹训一顿*,女儿是能随便抛头露面的吗*^?呿&*!至少要对谁抛头露面由她作主&!

    “那有劳大总管等等我了&,我品馔轩有的是好酒好菜&,说不得等会儿再帮你介绍几道名菜?!彼肴デ?,嫣灿一笑,不管他领不领惰,她郡决定快快打发完自家老爹,继续毁他独处美梦。

    只可惜,当她再回雅座时&^,言常陵已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又落下一个酒杯**?”正在收拾桌子的店小二*&,再交给她一个酒杯,向怜怜吃惊,“这人真大方,这么名贵的杯子,一再遗落都不心疼的?^^!?br />
    看着手上的酒杯*&,不禁皱眉*^,她认得杯上的喜鹊^,还有自己印在杯上的胭脂,这杯子上的鹊鸟颜色有差异,上头也全无胭脂印,分明是言常陵自己用的杯子?*!傲帕酱我怕渚票?^,还都是他自己用的杯子,真怪^!”这不像精明的言常陵^**。

    “我看言大总管虽然冷漠,但脾气修养真好^,小姐每回讲那么呛的话^^,还故意将他当冤大头敲竹杠^,都没见他动气?*!毙《肱棠贸鋈デ暗?&&。

    “他脾气修养好^&?”向怜怜唇角抽动,她很清楚&,言常陵纵然不是任灿玥那种嚣狂蛮横的类型,也绝不是什么好接近的善人,“我看是深沉难捉摸^,不知打什么主意?!?br />
    入夜&,古洲处处皆是欢庆元宵^&,斜阳古城内也尽是元宵灯火的热闹,孩童的笑闹与鞭炮声,交织出节庆的欢乐^。

    站在敞开的窗边,看着城内灯海璀璨*^,言常陵拿着白日向怜怜所用的酒杯*,杯沿上有她的胭脂印。

    “敬这多年的付出*&,即将收回这个代价*!彼妥疟洗接《?,今日落喉的酒别有一番甘醇滋味,因为今年他将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七门楼主等着与你敬酒&?!泵磐?,武护来报告着*。

    “我就过去^,派人去请城主,同时要二总管先打点大厅?!?br />
    门外武护领命而去,言常陵则看着手中的酒杯*,抚着上头的鹊鸟*^。

    “你已收下第二个鹊吟杯,成双的鹊杯,何时你能发现其中的意思呢?”想到这&&,他淡漠的眉宇、唇角&,浮出一丝深沉笑意^,“发现时,又将是怎么样的神态&&?怜怜,令人期待呀^!”

    “看来^,明天要走一趟古洲东郡的吕良布庄?!蹦呐挛闯善虻氖?&^,他也绝不容许任何一点点可能横阻在他要进行的事中。

    言常陵打开墙边柜子***,里头放着很多沾着唇印的白玉酒杯^&,他将今天的酒杯放入,转身离开房中*。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  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   本书目录  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相思之外最新章节 | 相思之外全文阅读 | 相思之外全集阅读
中国长发网 | MC爱好者 | 武侠小说 | 末世小说 | 高校人才网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医学教育网 | 择天记小说 | 工口漫画网站 | 恒安集团官网 |